<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杏林雙絕(古言,1V2)》精彩介紹

    杏林雙絕(古言,1V2)

    杏林雙絕(古言,1V2)

    類別:都市言情/ 寫作狀態:連載
    作者:競走3.5萬字

    潮國公三子姜折霜,秀如松竹,智冠群賢,蔥蘢居名妓“小錢塘”,孤峰傲雪,才色傾國,杏林城人引以為傲,并二人稱作“杏林雙絕”。趙鉞磋磨著親王私印,動了心思。偏居京南,被奪兵權的苦楚,需擎制和縱欲,方能稍緩——他要姜折霜鞍前馬后、執鞭墜鐙,更要“小錢塘”懸衣敞腿,帳里求歡。沒想,因他這番心思,素昧平生的“雙絕”,最終卻滾上了同一張逍遙榻。

    最后更新:01-03 00:22爪牙

    蔥蘢居一掃去日清寂。紅燈綃帳,迎往來車輿,或只迎一位艷色男使。

      姜琳過洮水右岸,略看一眼。

      再縱馬時,聽方人鷺問:“姜三官人,座下這匹云驤寶馬,可有名字?”

    杏林雙絕(古言,1V2)相關搜索:女主是醫毒雙絕的古言

    《杏林雙絕(古言,1V2)》最新章節

    • 爪牙

      蔥蘢居一掃去日清寂。紅燈綃帳,迎往來車輿,或只迎一位艷色男使。   姜琳過洮水右岸,略看一眼。   再縱馬時,聽方人鷺問:“姜三官人,座下這匹云驤寶馬,可有名字?”

    • 醒時昏

      蓬斷總是醒在夜里,睡在日當空。   燒了四五天,神氣難凝,耳邊總有空洞,一會兒是“與我歡愉”,一會兒是“雀也怕負”。最是一根刺世指,冷極也欲極,捅開她的身,讓她墜了溟海,又添薄汗。

    • 【特別篇】棋輸一百子(親王HHH,山間亭pla

      杏林案山腳,一座攢尖四柱亭,灰石為基,松木為頂。其間坐著蓬斷,執白子,沉默不語。   趙鉞與她相向,執黑子,頗有耐心地等待。   “是錢塘輸了?!?   縱觀全局,白子并

    • 也怕負(三人,指H)

      室內旖旎稠濃,美人玉體橫陳,被擁在一黑一白兩具男軀之間。   趙鉞好整以暇,似乎正等姜琳的話,眼底卻帶紅,為著那處吸咬指尖的桃源秘境,一翕一合,大吐蜜醴。   緊得不像樣。

    • 緣怪(三人,微H)

      趙鉞將蓬斷拘在身下,兩人四目交鋒。   懸鉤香巧奪了美人心智。   如今她眼里有神,是一些好感并敬畏被系引,成了向著王侯的懸虛愛意。   趙鉞便咬她頸,舔她咽喉,四指插

    • 情藥

      蓬斷正對趙鉞和姜琳,空視心中景,能見蘭溪碧月,澄凈一新,不復昔日王府時張皇怪異。   不論其他,單說當年事,或許真是她技藝不精……蓬斷慚愧。   席間,暗衛到了,請趙鉞外出。

    • 三弄(慎,同性HH,微虐)

      酒酣,不宜多談。   趙鉞命人撤席,換到錢塘處,先對方人鷺點頭。   方二郎心癢難耐,謝過親王,便朝里間疾行,焦想著不知是何種風情,苦等至此,待他暢快體味。   路過錢

    • 镕式

      蓬斷發覺,自己竟是到了舊地。   常清拾的男侍先前得了令,便擇時提醒:“大王知娘子昔年以‘報歸’之舞動容官家,特意備下這間,令娘子自在?!?   “有心?!迸顢嘣诟裁嫦滦?,待男侍

    • 打磨

      金紅紗梔子燈再上兩盞。   蓬斷起聲,為方人鷺唱:   “出西門。望天庭。陽谷既虛崦嵫盈。感朝露。悲人生。逝者若斯安得停。桑樞戒。蟋蟀鳴。我今不樂歲聿征。迨未暮。及時平。置酒高

    • 身在九流千轉軸

      姜琳趕馬兇悍,從城內大道向前,將一路城人嚇散。   巡護將要阻攔,見他亮出“姜”字鋌,喏喏讓路。   跑過盛和坊,姜琳不下馬,朝里打個唿哨,立刻有人來接:“姜三官人,這就回來了

    • 情誤(微H)

      蓬斷被拘在高峻的身形中間,小聲說了句“有趣”。   籠罩周身的吐息很重,濕覆她半寒的衣衫,吹熱頸下發,煨干涼梅雨,在婷婷裊裊的背脊上刻了些鷙忍的痕跡。   傳聞皇十二子、現封親

    • 斗茶(微微h)

      蓬斷緩步走入席間,坐在趙鉞身邊。   衣袂翩然落地,大幅之裙挨近了王公玄衣,被她悄悄伸手,挽回一些。   身上的笑蘭熏香卻沒法挽回了,只能放任其與近處的沉水龍涎糾纏,交合輾轉,

    • 動聽(刪改)

      手中這枚建盞,深炭色釉面,內外有絲紋,正是聞名海內的建州“兔毫黑”。   方人鷺識貨,端在手中品鑒良久,向東拜罪:“民愚鈍。早知道大王喚民奉茶,民也不至于帶些不入流的茶碎來,委屈大王與

    • 弄潮

      霏雨纏綿,分不清云水兩界。   天為緣口地為足,造出一具汽霧氤氳的鼎鐺,鐺中不盛食色,單漂一支冬青。   “娘子,到了?!?   隨從正要帶路,卻見小錢塘走到檐下,收了青

    • 錢塘

      一曲念奴嬌,唱至清涼國,戛然而止。   “蔥蘢居”外許久不曾這樣熱鬧。   女侍惱了,喝??祚R:“讓貴使帶話回去,怎么又來了?”   隨從滾下鞍,舌戰群芳:“好姐姐,我

    • 棲身(微H)

      六年前,洮水岸邊的“常清拾”侍宴龍卷,接天子大駕,從退位公卿賦閑之所,一躍成為了京南第一酒居。   從那以后,甑州州府聯合杏林巨擘富員,多次翻修,將其拾掇得富麗堂皇,并撤彩樓歡門,改懸

    • 折霜(微H)

      姜琳自中都歸來復命。   回去的路上有山洪。雖無性命危險,一身漢白玉色的騎裝卻被濺得臟了。姜琳不拘小節,趁杏林還未出梅,借了斜風細雨,滌凈風塵,飛馬入城。   他摘去蘇幕遮,等

    • 正文

    《杏林雙絕(古言,1V2)》聲明

    1.《杏林雙絕(古言,1V2)》是作者“競走”精心創作的都市言情小說,由筆趣閣收集于互聯網,版權為競走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聯系刪除!。
    2.筆趣閣提供《杏林雙絕(古言,1V2)》免費在線閱讀閱讀,《杏林雙絕(古言,1V2)》txt下載,杏林雙絕(古言,1V2)筆趣閣,讓讀者享受干凈,清靜的閱讀環境。
    3.我們持續更新《杏林雙絕(古言,1V2)》最新章節,但如果您發現《杏林雙絕(古言,1V2)》最新章節,而筆趣閣又沒有更新,請通知筆趣閣,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讀者在《杏林雙絕(古言,1V2)》全文閱讀中如發現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