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571章 女孩很好!

    <

    我在深圳優哉游哉,吃得開,玩得爽,活得自在,但是很顯然,人是犯賤的動物,我現在心里其實有點急了。

    主要就是我現在找不到合適的項目,用周小雙的話來講,我有點高不成,低不就。

    我想這也就是周哥能講這話,因為放在外面我怎么看都還是挺光鮮的,至少深圳這些搞奢侈品銷售的人,他們無孔不入,估計是通過康偉或者其他什么人聯系到了我,天天都能約我安排局。

    這一天我實在是有點無聊,便去香蜜湖,我在香蜜湖小區的外面,遠遠的就看到了袁朵。

    這幾天深圳天氣突然降溫,特別冷,袁朵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絨服,戴著帽子,整個人裹得嚴嚴實實的。

    她人從車邊上走過,我突然一按喇叭,她嚇了一跳,豁然扭頭瞪大了眼睛,那樣子明顯很生氣。

    可是當我把車窗放下來,她一眼看到是我,表情立刻變得非常精彩,笑容在她臉上化開了,她本來已經往前走了一段路了,現在又蹦著跳著跑回來。

    “經理!您……買新車了?”

    我一笑,道:

    “上車,帶你兜風去!”

    袁朵的臉一下就紅了,不過她還是很乖巧的坐到了副駕駛上。

    我駕車去濱海大道,把車停在了紅樹林,這里人不多,主要是天氣太冷了,我叫袁朵下車,我們在海邊上閑逛,我問她:

    “袁朵,是不是現在的工作很難找???”

    袁朵眼巴巴的看著我,道:

    “酒店網清算已經做出來了,您……您一直沒有時間……”

    我看到這個樣子,心里真的有點難受,酒店網業績崩潰了,我直接就不抱什么希望了,都懶得去管這攤子事兒了。

    但是在袁朵這里,她對這個事情付出的是全部,這里面除了賺錢的因素之外,這也是她的一個事業。

    網站說垮就垮了,她的心理落差是巨大的,我顯然沒有照顧到這一點,那段時間我又忙項目的事情,也分不了心。

    我用手拍了拍她的羽絨帽子,道:

    “這個事情是我失職了,讓你和孫紅英受苦了,尤其是你!孫紅英把你的情況都跟我講了,你這丫頭,明明公司不行了還堅守,是不是有點傻??!”

    袁朵的眼眶一下就紅了,道:

    “孫姐也這么說,可是我就是有點不甘心……”

    我咧嘴一笑,道:

    “都怪萬惡的資本家,惹我們朵姐不開心!回頭我們一定努力,等我們成了資本家,咱一定重新開一個訂房網,我們也給客戶返錢,而且我們還做得全國知名,好不好?”

    袁朵道:

    “我們給客戶還錢,沒利潤??!”

    我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我拍了拍袁朵的腦袋,道:

    “要利潤干什么?就圖個樂子,就圖我們朵姐高興,可不可以?”

    袁朵終于聽明白我是玩笑,臉很紅,卻也破涕為笑了。

    然后她給我把賬目報了,按照她的賬目,公司清算之后,她還需要給我支付六萬多塊錢,我說扯淡,公司都完蛋了,你還給我錢?

    袁朵說這都是公司的利潤,之前我好幾個月沒有拿,所以這些錢算下來就是我的。

    看她一臉認真的樣子,還不好拒絕,我就跟她講,說從公司不行開始,今年快一年袁朵都白干,這六萬多塊錢算成工資還不夠,我還要再給他十多萬才行。

    我這么一講,嚇得袁朵連連擺手,我這才道:

    “所以錢不要提了,晚上我請你吃好吃的,然后我們再商量一下下一步的發展大計!”

    我其實沒有什么發展大計,但是看著袁朵那眼巴巴一臉期盼的樣子,我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了。

    我準備把“錦繡影視”在深圳的門戶重新撐起來,現在我錦繡影視的業務大部分都在上海,那邊是杜衡全權負責,應該說在圈子里還是有了一點影響力了。

    而我現在準備把重心轉移到深圳,那錦繡影視在深圳這個點我能不立起來?鄭乾上次還講了,準備和我合作搞個綜藝項目呢!

    所以這個門戶我準備讓袁朵去給我執行,我負責操盤,袁朵負責落實!反正袁朵現在去別的地方上班,她也顯得水土不服,也只有在我手底下干活兒,她好像才能完全發揮。

    我把這個計劃一講,袁朵拿著本子就記錄,那股子認真的勁兒,明顯就是滿血復活的節奏。

    我這么一講, 就有一大攤子事兒,袁朵道:

    “經理,您放心吧!這些事情我肯定都能辦妥辦好,過年我今年就在深圳過算了,保證工作不拖后腿!”

    我罵道:

    “扯淡,這工作不急,你過年還是回家!對了,你學車的事情什么情況?”

    袁朵點頭道:“證是拿了,但是還是有點不敢開,也……也沒買車!”

    我一拍手,想到我的老豐田今天去二手市場別人就出八萬,這可是豐田皇冠啊,車是略微老了一點,但是車況絕對杠杠的。

    袁朵現在會開車,我干脆不賣了,把這車當成公司配車給袁朵開。

    我把車鑰匙扔給她,看她一臉萌萌噠,我道:

    “我給孫紅英打電話,讓她帶你先跑車!這樣吧,這一個星期你們每天跑一趟珠海,反正來來回回把車給我練好!

    你不要敷衍啊,開好車這是硬性工作,咱們公司以后接待任務很重,關鍵時候讓你去機場接明星,你給我來一句不會開車,你說這工作咱們怎么開展?”

    我最后還補了一句:

    “把車練好之后,考核通過就要看你這趟春節回家!回家之前把車搞一次全面保養,然后你把車開回去,過年之后你平平安安把車再開回來,考核就算合格了!你有沒有問題?”

    袁朵一挺腰桿,道:“沒有問題,經理,一定通過考核!”

    我看她那一臉認真的樣子,實在憋不住了,笑了。

    然后我想我今年春節又怎么辦呢?就這么一瞬間,我覺得眼前的女孩真的很好,但是這個念頭我只是一掠而過,不敢再仔細往深處想……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