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441章 倪陸訂婚

    轉眼,就到了倪采樂和陸少澤訂婚的日子。陸夫人早早的將禮服送到了倪家。還送來了幾大箱子的禮品。兩家訂好了在醉仙樓開訂婚宴,幾乎邀請了江市所有的豪門貴族。還有其他地方的豪門,甚至,還有國外的州長。此刻,倪采樂在臥室里 ,由著幾個造型師幫她弄著造型?!拜p點,輕點?!?/p>

    倪采樂捂著頭 ,疼的呲牙咧嘴的?!氨?,倪小姐 ?!?/p>

    造型師小心翼翼的說著?!翱禳c吧,隨便弄一弄就得了?!?/p>

    倪采樂有些坐不住了。她都已經在椅子上坐了兩個小時了。坐的她腰酸背痛的?!笆裁措S便弄一弄?今天你是主角,怎么能隨便弄一弄呢?讓人笑話?!?/p>

    倪媽媽穿著喜慶有端莊的走了進來,停下了倪采樂的話 ,有些不贊同?!斑@也太累了,請那么多人干嘛啊,我們自己吃一頓得了唄?!?/p>

    倪采樂說著,只是,她不得不好好坐著。心里不斷的嘟噥著,實在是煩?!澳阊?,還是小孩子脾氣,都要嫁人了,還鬧?!?/p>

    倪媽媽搗了一下倪采樂的額頭,笑著說著?!澳惆职侄家呀浽谙旅鏈蕚浜昧?,就等你了?!?/p>

    “時間還早呢,也不著急?!?/p>

    倪采樂隨手拿了桌子上的零食丟到了嘴里?!吧俪渣c,等會宴會開始的時候,你穿著禮服不方便去洗手間?!?/p>

    倪媽媽提醒著倪采樂,還將倪采樂的零食都收走了?!拔茵I啊,我還沒有吃飯呢?!?/p>

    倪采樂撅著嘴巴,給倪媽媽撒著嬌?!爸荒艹砸稽c點?!?/p>

    倪媽媽沒有辦法,嘆了一口氣,取了一塊零食,塞到了倪采樂的嘴巴里?!爸x謝媽媽!”

    倪采樂眉眼彎彎,聲音嬌媚??粗卟蓸窛M頭珠翠寶石的樣子,讓倪媽媽不禁有些感嘆?;叵肫鹨郧?,她的女兒,長大了呢,也要嫁人了?!耙切£懜移圬撃?,對你不好,就給媽說,媽會給你撐腰的?!?/p>

    “謝謝媽咪!”

    倪采樂抱著倪媽媽的胳膊,笑的開懷?!暗悴灰偸瞧圬撔£?,悠著點 ,男孩子也需要哄的,不要太倔強了?!?/p>

    “哎呀,知道啦,我是您女兒,還是他是您兒子???我怎么會欺負他?”

    ……倪媽媽出了倪采樂的房間,去了客廳里。此時的沈家老宅。沈景離將沐清清裹得嚴嚴實實的。就怕沐清清受涼。雖然現在已經天熱了,但是由于沐清清的身體原因,容易畏寒 ,就給沐清清又加了兩件衣服。沐清清里面穿著毛絨的打底,外面穿著薄呢絨的大衣,還帶著一個淺色的絲巾。下身穿著長裙,很寬松的打扮。她并沒有穿禮服。沈景離也陪著沐清清,穿著和沐清清類似的情侶服。兩人站在一起,倒是格外的相配。安安就留給了幾個老人照顧著。一個小時后,一輛低調奢華的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了大酒店的門口。門口已經來了許多人了。大家都瞪著眼睛看著來人。就看到,一雙修長的雙腿下了車。接著,沈景離那張驚為天人的臉展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班?!”

    一些名媛們忍不住小小的驚呼了一下。抓著旁邊朋友的手,滿眼的激動。這誰能頂的住???還不等她們再次驚呼,就看到車內,一雙軟若無骨的手伸了出來,沈景離扶著沐清清下了車。即便沐清清沒有特意的打扮,但她的只要站在那里,就足夠讓人驚艷。僅僅是一個抬眸,就讓周圍的人愣住了。實在是太漂亮了!漂亮的不像真人,就好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女。要是她盛裝打扮,估計就連艷冠群芳的女明星,都要略遜一籌。雖然之前在婚宴時就見過沐清清,但似乎沒一次見,都會被驚艷到?!吧蚩?,沈夫人,里面請?!?/p>

    很快,就有接待的人急匆匆的跑到沐清清和沈景離的面前,彎腰恭恭敬敬的說著。直到兩人走了進去,還有一些人沒有反應過來?!斑@沈總和沈夫人真是配一臉啊,妥妥的小說男女主啊,這顏值,真的絕了!”

    旁邊楊冬雨聽到了,她不屑一顧的撇撇嘴:“切,什么小說男女主?那女的哪里配的上沈總?也就有一副好看的皮囊罷了,看著錐子臉,說不定還是整容的呢?!?/p>

    “怎么可能整容?那么自然的,臉上一點也不僵,不可能是整容的?!?/p>

    “怎么不可能?我之前在整容醫院都看到了那女的整容模板,就算沒有整容,那也只不過是個花瓶罷了,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讓沈家給逐出家門了?!?/p>

    “再說啊,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經人,難道你們忘了?那女人還將自己的親生父親送進了監獄,再怎么說,也不能干這樣的事啊,這哪里是正常人干出來的事?就惡毒還不近人情的人 ,誰知道還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沒有?!?/p>

    幾個看來二十幾歲,穿著華麗的女人說著。突然,一個兇神惡煞的保鏢朝著她們走過來了。冷冽嗜血的眼神,讓幾人都不由得呼吸急促了一下。她們怔住了,看著保鏢越來越近。就聽到保鏢開口了:“敢編排我們的夫人,就等著沈氏的律師函吧?!?/p>

    保鏢的聲音很大,他這一聲,大家都看向了那幾個女人?!安?!不是……”一聽到律師函,那幾個女人的臉色瞬間就白了。著急忙慌的解釋著:“這位大哥,你誤會了,我們沒有……”接著,不等她們說完,一群保安走了過來,直接對著她們說道:“幾位請回吧?!?/p>

    這下,那幾個女人的臉色更加難看了。楊冬雨想著,這么多人看著,再怎么,也不會撕破臉皮?!拔覀兪鞘苎麃韰⒓幽哧憙杉业挠喕檠?,你們有什么資格不讓我們進去?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讓開!”

    保安的神情有些冷了,他開口說道:“我們是按陸小少爺的命令行事,請回吧?!?/p>

    眼看著那個女人還要鬧,保安直接提著人,就到了遠處些。被眾人圍觀著,楊冬雨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難看極了。其他的幾人見狀,也不敢鬧了,急匆匆的離開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