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1491章困難重重

    <

    王占海更沒想到,他會跟灰色地帶的人勾結在一起,做著惡事。

    這讓王占海極為矛盾,他知道,古寶江是受了冤屈的,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很清楚,就是因為拆遷問題。

    但還有一點,是王占海弄不明白的,不過就是拆遷這樣一個小問題,為什么要把這件事給鬧得不可收拾呢,該補償的都給了不就完事了嗎?

    吞掉這筆賠償款又能吞多少錢呢?

    不過,王占海卻不知道,古寶江的哥哥是省委秘書長,就是因為這個關系,在那一片,所有的人都在看著古寶江家的動靜,若是他們家不同意拆遷,那些人是不會簽字同意的。

    槍打出頭鳥,這句話一點兒問題都沒有,古寶江就被當成了出頭鳥,若是不把他給弄得半死,這一片的拆遷問題就不好解決了。

    也正是因為對古寶江的處理,還有之后,那些小地痞流氓對他的照顧,那一片才順利完成了拆遷工作。

    王占??粗雷由厦鏀[著的黨旗國旗,他的心里就是一陣的刺痛,就跟被刀子給狠狠地捅了一刀一樣。

    他已經陷入到了泥潭中,并且越陷越深,已經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王占海能一步步走到這個位置上,他是知道譚紅蓮的手段的,就在一次酒局上,就因為發改委書記一次酒后說了胡話,他說譚紅蓮就是宣城的教父,結果,第三天,他就被雙歸了。

    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這讓王占海的心里對譚紅蓮是十分忌憚的。

    而且,在說話的時候,譚紅蓮的話說的也很清楚,他是不希望聽到雜音的。

    若是他聽到了雜音,就會被清除掉,他王占海是政法委書記,就更應該配合他做好工作了。

    王占海自然能聽明白譚紅蓮的話中有話,他知道譚紅蓮的專政,在宣城,他就跟大家長一樣,說一不二,聽不得半點反對的聲音,若是有人反對他,就會被直接清除掉。

    現在,唯一不同的聲音就是市長溫沖。

    溫沖是便從別的市調過來的,他原本是市委書記,到了宣城之后,就做了市長,他工作很認真,但他卻是沒反對過譚紅蓮,不管是財政大權還是人事任免權,溫沖都不會跟譚紅蓮爭奪。

    在眾人的口中,溫沖就是一個擺設,一個無能的市長。

    但這并不代表溫沖就會全都聽譚紅蓮的擺布,他也是有他的抱負和想法的,他很清楚的知道,只要譚紅蓮在宣城,就輪不到他來說話。

    重要崗位上的干部都是譚紅蓮的親信,不管他有什么動作,都逃不過譚紅蓮的眼睛。

    當然,在重要的崗位上,也有他的人。

    可就算是如此,在他的身邊也都是譚紅蓮的人,他的秘書就是譚紅蓮安排的。在這種環境下,溫沖又能做什么呢,他就只能忍氣吞聲。

    溫沖是不會讓人知道,他對譚紅蓮的專政有不滿的地方的,他要忍耐,要留心。

    他知道,就算是再狡猾的狐貍也會露出馬腳的,尤其是在宣城,在譚紅蓮看來,宣城就是他的,在他的地盤上,他根本就不用那么小心。

    所以,在溫沖的手中也掌握了一些材料,這些材料有限,說服力也不大,所以,溫沖還是要忍。

    溫沖是沒違逆譚紅蓮,但他卻是從未參與到明顯違規操作的事情中,他是不會跟譚紅蓮同流合污的,最多就是睜一眼閉一眼,做到視而不見。

    他相信,譚紅蓮如此張揚,總有一天會自食惡果的。

    同時,溫沖也在等機會,等譚紅蓮離開之后,他再好好整治宣城。

    只要譚紅蓮走了,其他人就好清理了。

    可事實卻讓溫沖很失望,很快的,這種失望就要變成絕望了,他明明有機會離開宣城的,但最終卻是沒走成。

    一次,省委組織部的領導找譚紅蓮談話,想要把他調到省里去,但譚紅蓮以宣城的發展,還需要他來工作的理由給拒絕了。

    直到此時,溫沖方才發現,譚紅蓮要的是絕對的權利。

    他就要做這個大家長,在這個家里,他是不可一世的,可若是離開了這個家,他又算什么呢。

    溫沖明白,在宣城他是沒辦法實現他的抱負了,他很不甘心,就寫了舉報信,舉報了譚紅蓮,舉報信中還附帶了他收集來的證據。

    可他寫的那些舉報信卻是連一點兒浪花都沒激起來。

    這讓溫沖恐慌了,他就跟一個做了賊的人,每天他都睡不好覺,生怕被譚紅蓮知道他舉報了他的事情。

    這一次,曾家輝和方正來了,他們兩個人來了就查石壩縣制藥廠污染的事情,他很想跟曾家輝和方正說些什么,但他卻是沒有這個機會。

    最重要的是,溫沖并不相信曾家輝和方正。

    古寶江的那件事,溫沖并沒有參與到其中,但他對這件事還是比較清楚的,也比別人知道的多。

    說實話,他也很想趁著這個機會給譚紅蓮致命一擊,可轉念想想,他就又怕這是一個陷阱了。

    ……

    此刻,王占海正在沉思呢,秘書就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對王占海說道,“汪書記,譚書記打電話找你?!?/p>

    王占海聽言,不覺得微微一怔,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但他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情,接起了電話來,說道,“譚書記?!?/p>

    “占海,你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譚紅蓮問道。

    “那兩個人把古寶江夫妻兩個給帶走了?!蓖跽己Uf道。

    隨后,他就把他掌握的消息告訴給了譚紅蓮。

    當譚紅蓮得知江帆等人去的酒店是曾家輝和方正昨天晚上住的酒店之后,他的臉色就變了幾變,心里生出了疑惑之意來。

    他捂住了話筒,問一旁的秘書,“你確定曾省長和方副省長都走了嗎?”

    “是的,我看著他們的車子離開了啊,還有,他們都退了房了?!泵貢卮鸬?。

    得到了這個肯定的答案之后,譚紅蓮剛剛懸著的心就放了下來,也許,這只是一個巧合。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