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609章 都怪這兩個老家伙

    <

    一看程處默和長孫沖蹲在地上哈喇子都要掉地上的樣子,牛進達就覺得這兩個小家伙是純種的,絕對是程咬金和長孫無忌的種。

    太像了。

    牛進達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長孫無忌的時候,那時候的長孫無忌還是比較落魄的,跟當今圣上兩人蹲在角落里烤一只雞腿。

    一邊烤雞腿,一邊還不停的四處張望,生怕有人看見。

    明明嘴角的口水都不停的翻滾了,可說話的時候依舊中氣十足,被牛進達撞見之后面不改色。

    程咬金……

    遇到程咬金的時候,程咬金正在等吃的,坐立不安,望眼欲穿,身上都被口水腌透了。

    現在,程處默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發出“狒狒狒狒”的聲音,很明顯,他手里的玩意兒很燙。

    長孫沖則是恨不得把整個腦袋都埋進去。

    這讓尉遲恭和牛進達很不爽。

    兩個沒志氣的玩意兒,那玩意兒又不是少女的褲襠,你倆犯得著嗎?

    “你們在作甚?為何這么香?”

    李祐,程處默,長孫沖幾乎是同一時刻抬頭,隨后同一時間低下腦袋。

    兩顆紅薯,直接掰開,也管不著燙不燙了,先塞進嘴里再說。

    程處默明明被燙的嘴上都吸溜了,但臉上的表情確是享受的。

    長孫沖也是同樣的神色。

    “唔唔……嗯!”

    “唔唔唔~”

    “唔唔……”

    兩人這會兒嘴里塞滿的東西,說話都變成了猴子。

    只有李祐還算是正常,只不過李祐手里的燒火棍子不停的將柴火往爐灶里面捅。

    “你們幾個做什么呢!”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成何體統!”

    牛進達瞪大了眼睛,義正嚴辭走了過來,劈手奪過程處默手里吃了一半的紅薯,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

    “嗯?就是這個東西的味道!”

    “尉遲恭,你來看看,這是什么?”

    尉遲恭黑這個臉,倒不是他非要黑著,可生的太黑,沒辦法。

    拿起半截紅薯聞了聞,嗅了嗅,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這東西,他也沒見過。

    “你們兩個,說說看,這是什么?”

    “程處默,你父親好歹是大唐將軍,開國元勛,你現在這個樣子,跟個偷雞小賊有什么區別?也不嫌丟人?我兒牛見虎從小跟你一起長大, 可你看看他,再看看你……你們兩兄弟……哎……”

    程處默想說話,可嘴里的紅薯有些塞,還沒有完全咽下,這時候只能認慫,牛魔王說話,聽著就是了,連連點頭的同時,不動聲色就咽下了幾大口。

    長孫沖背過身,想要借這個時機將嘴里的東西咽進肚子里,可冷不丁被尉遲恭一巴掌拍在了后背上。

    “小子,吃東西可不是這么吃的啊,會噎死的?!?/p>

    長孫沖長吐一口氣,尉遲恭這一巴掌,直接順了氣,嘴里的東西,順著喉嚨頃刻之間就下去了。

    “殿下,這是什么情況?”

    李祐此時背后還藏著一個紅薯,笑嘻嘻看著兩人。

    “牛伯伯,尉遲伯伯,我知道你們很急,但不要著急嘛!”

    能不著急嗎?尉遲恭雖說不好吃的,但架不住他聞到了這種軟糯的香味兒,一聞到,整個人就饞蟲上涌,就像是被勾住魂兒一樣,哪里還能做其他事情?不搞個清楚,他哪里肯離開。

    牛進達就更不一樣了,本來跟程咬金就差不多,胡吃海塞一輩子,早年間吃過苦,受過累,也享過福,啥東西到了他這里,都得脫層皮。

    “這東西叫紅薯,是我家侍衛從海外帶回來的?!?/p>

    “我尋思著嘗嘗味道,就烤了兩個吃了?!?/p>

    長孫沖和程處默瞪大了眼睛,看著李祐,明明是三個,為何說兩個?

    牛進達恍然大悟,這才摸著胡子露出了笑意。

    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既然是吃的,何必藏著掖著,正好,我跟尉遲黑子也沒有吃飯,一起嘗嘗這外邦來的好東西,如何?”

    李祐撇了撇嘴:“不好意思,沒了,吃完了?!?/p>

    程處默和長孫沖猛然間感覺到幾道寒光朝著他們面門直射而來。

    抬頭一瞧,尉遲恭和牛進達的目光,可以吃人。

    “你兩個小子,方才吃完了?”

    “沒看到殿下還沒有吃嗎?”

    “沒看到老夫還沒有吃嗎?如此慌里慌張,跟沒吃過好東西一樣,丟不丟人啊,成何體統!”

    “罷了罷了,老夫也不是那種計較的人,這玩意兒聞著味道不錯,但指不定不好吃呢,不吃也罷!”

    牛進達和尉遲恭嘴硬了一番之后,氣呼呼的離開了。

    兩人前腳離開,長孫沖和程處默就捂著喉嚨發出一聲聲慘叫。

    “太……太燙了……我的喉嚨……”

    長孫沖連著喝了幾大口涼水,這才長吐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殿下,幸好這兩人不熟悉,不然光看狗蛋和大喵,就知道還有好吃的?!?/p>

    程處默連連點頭:“殿下,您那個也拿出來吧?我都看到了,方才我倆吃的急,沒嘗出來味道……”

    李祐禮貌的看著兩人:“滾,我自己還沒吃呢?!?/p>

    “你們吃過了,接下來該我了?!?/p>

    “火堆里面的叫花雞差不多了,你們吃去吧,給大喵和狗蛋留點?!?/p>

    長孫沖和程處默嗷的一聲就撲了過去,火星四濺,灰塵飛揚。

    長孫沖一邊鼓搗火堆里面的泥疙瘩,一邊轉頭問李祐:“殿下,這東西這么好吃,我還想再搞幾個嘗嘗?!?/p>

    李祐翻了個白眼:“哎,如果是前幾天,你還有機會?!?/p>

    “可惜啊……”

    長孫沖心提到了嗓子眼,不會吧?吃完了?

    "殿下,可惜什么?這東西,吃完了?"

    李祐搖了搖頭:“不是吃完了,是當成種子種下去了?!?/p>

    程處默聽到已經種到地里了,瞬間腦門上就露出了失落之色,這么好吃的……紅薯,咋就在地里了,下次想吃,不得等個好幾個月?這幾個月,多難熬啊。

    “完了完了,再想吃,好幾個還得!”

    長孫沖撇了撇嘴:“都怪那兩個家伙,偏偏這個時候過來!好氣??!”

    拐角處,牛進達和尉遲恭已經捏緊了拳頭。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