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246章 去到原來的世界

    直到后面檢驗的那個機器停下之后何念才跑了過去,不知道現在究竟是個什么情況。

    “你先看一下吧!”

    “這次機場里弄回來的這些事故跟我們上次在山洞里發現的那些,有一部分是重合的?!?/p>

    “但是我們又發現了新的人?!?/p>

    何念皺著眉頭,突然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不知道還有多少事故,但是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應該比他們想象的要多很多。

    “我去找師傅!”

    袁毅直接轉身走了出去,老郭和老劉也站在后面抽著煙,瞧見他過來后,他們兩個的神色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這……

    “師傅我們又發現了新的事故,我懷疑這后山上不僅僅是這些尸體?!?/p>

    “我提議直接包圍后山,還有把現在能夠鎖定dna的這些人,把他們的家屬全部都叫過來,認尸?!?/p>

    老劉哆哆嗦嗦的將手上的煙頭直接丟了,認識可沒有那么簡單,更何況現在只剩下了事故,這要讓家屬怎么看?

    有些心理素質沒那么強的家屬看到這些骨頭之后,恐怕會直接暈倒。

    “確定這樣嗎?這很有可能會給家屬留下心理陰影,我覺得我們需要慎重考慮?!?/p>

    老劉的情緒也很復雜,這事兒可沒那么簡單。

    “確定如果不了解一下這些死者的具體情況,我們沒有辦法進行下一步的推斷?!?/p>

    袁毅也感覺自己身上肩負著巨大的壓力,畢竟把家屬叫過來后就是另外一副情形了。

    家屬很有可能會適應不了現在的這一切,并且也有可能會出現其他的狀況。

    到時候他們只能隨機應變。

    “家屬來了!”

    老郭在后面喊著,隨即幾個家屬從外面走了過來,能清晰的看著這幾個家屬非常落寞。

    恐怕他們為自己家里的人已經發愁了很長時間了。

    “先把家屬帶到后面來!”

    袁毅沖老郭喊了一聲,他們把家屬帶到了后面的會議室里。

    他們整個所也就只有這一塊地方能夠看得過去了,直接他的地方不是破破爛爛的就是容易掉渣子,這也不太合適。

    “你們一定要幫幫我們,我們已經找人找了很長時間了!”

    “是啊,我家里就這一個兒子,現在突然沒了,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p>

    后面那幾個人邊哭邊說,袁毅心里也不是滋味。

    看他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想讓他們好好的說恐怕不行。

    “你先別著急!我幫你們拿幾張紙,你們把你們家屬的大概情況寫在這張紙上,一會我們會集中查看?!?/p>

    “這件事我們一定會處理的?!?/p>

    袁毅不斷的給那些人吃著定心丸,不想讓他們因為這件事情緒過于動蕩。

    這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事兒,更何況他們再這么哭下去,把自己的身體累垮了,他們的家里人照樣回不來。

    “兇手我們一定會繩之以法,但是請各位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情緒,你們不能這樣?!?/p>

    袁毅和老郭他們幾個站在旁邊的墻角處,老郭也連連嘆氣。

    “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過這種場景了,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我沒想到像我們這種深山老林里的景區派出所竟然還能出這種問題?!?/p>

    老郭也急得直撓頭,據說他這一輩子都在這個半山腰上的派出所,恐怕也沒見過什么大案重案。

    一次性死了這么多人,辦案的過程恐怕也觸目驚心。

    “先別著急,一定有辦法解決,等一會兒他們把事情的經過寫上之后,拿回來看看再說?!?/p>

    直到最后一個人寫完后,袁毅立刻將他們寫在紙上的那些描述全部都拿回來,仔細查看了一番。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自由行或者跟團旅游才出現的,現在這種情況也就是說,他們很有可能是被旅行社的人挾持了。

    “先把他們安排在附近的民宿里吧,我再去問一問我們住的那家民宿的老板,看看這是什么情況?!?/p>

    袁毅直接轉頭就走,現在的情況把他們逼到這份上,他們不得不繼續調查。

    剛走回去那客棧老板看到他們也打起了精神。

    “怎么了?幾位警官?”

    那老板幾乎是彈射做起,直接沖到了他們的面前。

    就連袁毅也被他下了,已經何苦呢,之前他不是口口聲聲的說自己一點都不害怕嗎?

    “老板,有件事需要問你。你們之前都是跟什么人在一起合作的,你們這兒來的是自由行的散客還是其他的人?!?/p>

    他們直接拉著個椅子坐在了老板的面前,老板聽到這話瞬間慌了。

    他哆哆嗦嗦的坐在旁邊,想著瞧見老板慌張的話,都說不好的樣子,袁毅也立刻抓住了他的肩膀。

    “先別緊張!我們只是例行詢問而已?!?/p>

    “我們在這附近發現了至少10具尸體,所以需要對這件事進行仔細調查?!?/p>

    袁毅的臉色也瞬間黯然了下來,這件事對于他們而言甚是棘手。

    “我們有時候會對接這附近的旅行團,他們有一個戶外俱樂部,隔一段時間會送一批人過來?!?/p>

    “對了,已經很久沒見過那個戶外俱樂部的老板了!”

    他剛說完這話立刻陷入了恐慌當中,那個俱樂部的老板很久都沒有在,這出現難不成這事兒跟俱樂部的老板有關。

    可袁毅現在已經等不及了,那些受害者的家屬現在都在這山里,他們如果在這待的時間久了,很有可能會觸景生情。

    到時候如果再有一系列的連鎖情緒出現,那豈不是麻煩了?

    “等等!”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袁毅直接跑到了后面到那幾個房間里,相比之前那些受害者都在這家旅店里住過。

    “啟動dna搜尋!”

    “叮咚已按照宿主指令啟動dna搜尋?!?/p>

    系統道具正式使用后,他眼前也顯現出了一系列的光景。

    這些全都是那些受害者在這間房間里的畫面,不止一個人因此受到過傷害。

    “我知道了!”

    如果能夠短暫的跟他們的過去溝通,這也是件好事兒。

    這樣也可以了解他們具體得罪了什么人,或者進入到他們最后離開這個房間的片段看一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