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九十四章 毛利人的戰爭(一)

      靈魂契約,契合靈魂,只要自己不解除,哪怕對方手段通天,都無法化解。

    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黃雞,之前只是神王,他是帝君,同樣沒辦法解決這種約定。

    為了防止這家伙變卦,出現反噬的現象,名師大陸就曾專門定下,即便對方可以脫離天道之冊,也無法掙脫靈魂間的約定??!

    “靈魂契約,的確無法從識海中分裂出去,但我融合了連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氣體,將這種契約化解掉,并不難……只要有足夠力量,轟擊契約所在之處,就能做到!”

    狠人道。

    靈魂契約,是建立在天道基礎上的,特殊力量連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個靈魂契約,只要處理得當,又有何難?

    “原來如此……”張懸目光一閃。

    “和你說這么多,也算感謝將我帶到神界了!”

    解釋完,狠人不再多說,身上的氣息愈發的亙古悠遠,身后的黑洞變得更加巨大,顯然說話的功夫,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做了滋補。

    “張懸,黑洞吞的越多,他的實力越強……”

    洛若曦也發現了不對勁,急忙傳音過來。

    “準備動手吧!”心中疑惑盡消,張懸深吸一口氣,手中長劍,陡然揚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轟??!

    最強大的劍意,再次施展而出。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生死皆不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攔?

    這一招劍法,雖然是沒達到帝君領悟的,卻蘊含了心中的一切執念,將體內的天若有情功法,發揮到了極限。

    呼!

    一劍將狠人的攻擊,斬成兩半。

    同一時刻,洛若曦也出手了,玉手翻滾,劍芒如雪。

    她的劍法和劍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和大道自然的瀟灑。

    “你們的招數是很厲害,但對比我,還是差了些……”

    輕輕一笑,狠人再次向下抓來。

    一瞬間,遮天蔽日,手掌將天地都籠罩了,空間碎裂,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來。

    噗!噗!

    張懸和洛若曦同時倒飛而出,人在空中鮮血狂噴。

    以二人的實力,竟然抵擋不??!

    這家伙到底達到了何種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來,每走一步,就有蓮花綻放,虛空中帶著流水的聲音。

    遠遠看去,逼格十足。

    煉化九天混沌金蓮,他的修為比起張懸,絲毫不弱。

    一拳揚起,力量沖上九天。

    和狠人對碰,同樣倒飛而出,擋不住一招。

    張懸捂住額頭。

    成就帝君了,分身依舊不改裝逼的本性……

    這么絢麗的裝逼,還不如將力量集中起來,威力更大!

    “一起出手,不然,他們死了,我們都會死……”

    小黃雞一聲大喝,赤紅的的火焰燃燒,天空都像被點燃。

    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聯合,毀天滅地,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擋不住,但對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攻擊來到跟前,黑洞陡然變大,眨眼功夫就將力量吞噬干凈,緊著著反擊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張懸等人一樣,倒飛而出。

    十大帝君,聯合在一起,竟然都沒擋住對方一招!

    這家伙,怎么會這么強大?

    “你們可以死了……”

    一招擊潰眾人,狠人向前一步,手腕一翻,再次拍了下來。

    “鼠輩敢爾!”

    伴隨一聲大喝,之前劍神天的那位老者,突兀出現,擋在面前,手中長劍化作銀河。

    “帝君?他也是帝君實力?”

    張懸瞳孔一縮。

    這位老者當初跟在青年身后,本以為只是個隨從,最多封號神王,施展出力量才發現,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強者!

    如果他是帝君,那位青年,是什么?

    “他本身就是劍神天的帝君……”掙扎站著身來,洛若曦咬牙道。

    “那……傳我劍法的青年呢?”張懸再也忍不住。

    “他是……”洛若曦剛想回答,空間一陣扭曲,隨即看到劍神天的這位帝君,同樣倒飛了出去,落在不遠處,砸出一個大坑。

    張懸現在的實力,和對劍道的領悟,遠超過他,都抗衡不住,他即便修為不弱,劍術高明,依舊不是對手。

    “哈哈,帝君,一群土雞瓦狗而已!今天我就滅了九天,滅了這神界,將一切規則踏平!”

    將劍神天的帝君擊敗,狠人瘋狂大笑,四周的空間不停坍塌,襯托的他如妖如魔。

    “怎么辦?”張懸拳頭捏緊。

    剛才他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強戰斗力了,甚至眼前的洛若曦,也將最強招數使用了出來,都沒擋住對方的一招……

    難道神界,真的沒人能夠擋住眼前這位?

    任由他將世界毀滅?

    “唯一的辦法……是將你的天道有缺,回歸天道本身,讓天道將他鎮壓……”洛若曦秀拳捏緊,眼眶泛紅。

    “回歸天道本身?”張懸知道她的意思。

    腦海中的圖書館,本身是天道的一部分,一旦回歸,天道就等于徹底完整了,或許就可以修復漏洞,自我將狠人排斥出去。

    就好像人體的免疫系統。

    免疫系統完整,病毒來了,輕易驅趕;壞了,抵抗不住病毒入侵,再強壯的人,也會因此死亡。

    只是……

    “他太強大了,即便天道恢復完整,也無法鎮壓吧!”張懸搖頭。

    病毒,免疫系統是可以斬殺,但……猛虎呢?

    再強的免疫系統,又有什么辦法?

    眼前這位,只是普通神王,哪怕封號,天道都可以輕易殺死,可比帝君都要強大……已然不是天道可以抗衡的了。

    “這……”洛若曦停頓了一下,潔白的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是啊……沒辦法鎮壓,但是,天道完整,他就能醒過來,斬殺這位,并不難!”

    “他?”張懸皺眉。

    “我帶你去見他,就在自在天……”深吸一口氣,洛若曦一咬牙,轉身就向前飛去。

    “想逃?”狠人冷哼,向下一按。

    嘭!

    洛若曦從空中墜落。

    “你……”張懸劍法再次施展出來,劍意輝煌而出。

    叮叮叮!

    再次被狠人擋住。

    “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

    知道他們再想拯救神界的方法,而不是逃走,分身和不死帝尊,一聲大喝擋在前面,洛七七也搖身一變,回歸靜空珠本體。

    四周的空間凝固起來。

    “走!”

    見眾人奮不顧身擋在后面,無畏懼死亡,張懸眼眶一紅,不過,也知道現在不是多說的時候,一拉洛若曦,身體一晃,劃破空間,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自在天的范圍。

    自在天現在已經沒了之前的自在,神界崩塌,四處一片混亂。

    “你說的他,在哪里?”

    沒空去觀察普通人的生活,張懸看向懷中的女孩。

    如果她說的那人,真能拯救神界,自己犧牲又何妨!

    “他是我的父親,你吊墜中的血液,就是他的,不死帝君,曾是他的獸寵……”洛若曦調息了一下,解釋道。

    “父親?”

    張懸恍然大悟。

    難怪一直覺得吊墜中的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卻又不同,原來是她父親的。

    這樣也就解釋了,為何不死帝君留下的那道意念,看到吊墜后,立刻認自己為主。

    “你父親也是帝君?或者擁有超越帝君的實力?”

    忍不住道。

    圖書館混亂,是吊墜中的血液,讓自己恢復清醒,難不成,不僅她是帝君,父親也是,甚至更加強大?

    如果是這樣的話,又為何會昏迷?

    又需要天道有缺,才能讓其清醒?

    “他不是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5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