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3783章從奴家到奴婢

    ,最快更新道士不好惹 !要說如今的仙界,誰聲名最顯赫,風頭正勁,毫無疑問那肯定非向缺莫屬了。

    先前的幾次大事不提,就最近的話先是在須彌山中殺了道君陸壓,然后又在大荒中被通天教主偷襲卻沒死,不久前更是被燃燈佛鎮壓在靈山上,最后卻導致燃燈沒有證道成帝,西天凈土也就此一分為二,這幾次大事讓向缺的聲名在仙界,幾乎可以說是如日中天了。

    見過向缺的人可能不多,但現在差不多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號了。

    就拿現在來說,能旁若如人的呵斥一位仙帝,幾乎是沒人敢干這種事的,向缺卻直接威脅通天教主的這縷殘魂想不想要了。

    而讓人驚嘆的是,通天教主的這縷殘魂似乎自知無法殺了向缺,他也不想白白的損失這一道殘魂,于是間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殘魂悄然消逝了。

    向缺背著手,舉止表情都很矜持,完全沒有任何裝逼的成分,主要是他覺得這種事干得多了,實在沒啥可嘚瑟的。

    早已習慣成自然了,連如來我都敢跟他講經論道呢,你通天算個啥啊。

    通天教主的殘魂離去之后,周圍圍觀的眾人再也不敢造次了,看著他的也眼神里全都是敬畏和警惕,似乎生怕向缺真要是不爽了,連著他們也給一起斬了。

    畢竟,他是有這個膽子和能力的。

    “咳咳,道友這個,真的驚為天人啊,哈哈,實乃我輩楷模不畏強權……”早先來的那個大圣,連連朝著向缺拱著手,說道:“這里在下等人就不打擾道友了,他日若有空如果道友路過小千山的話,還請上去喝一杯茶,我等必定隆重款待?!?/p>

    向缺轉過頭,朝著他們點了下腦袋,這幾人頓時如臨大赦一般,再次拱手之后,就迅速調轉身形,速度極快的離開了此地。

    片刻后,幾百里外的海面上,那大圣抹著頭上的冷汗,沖著身后的圣人呵斥道:“我就覺得你耗子給貓當三陪,眼紅寶貝不要命了,你瘋了啊,還想去和這個煞神爭奪?老子們差點都被你給連累了,哼哼,你真要是動手的話,恐怕現在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了?!?/p>

    這圣人低著腦袋吶吶的說道:“誰知道,我們能碰上這個向老黑啊,這點子也太背了?!?/p>

    “真險啊,幸虧我的直覺敏感的很,隱約間看出此人不太好惹,要不然,這不堪設想了啊……”

    這一伙人走了之后,另外幾伙同樣想要分一杯羹的人,自然也不敢在此停留了,連殺兩位大圣的向缺,太震撼人了,他們自問就憑自己的實力,誰也無法能從他的手中全身而退。

    于是,這些人都紛紛離去,很快,就只剩下了那妖女逸云仙子和普陀山的李敬,前者一直笑吟吟的看著向缺,李敬的表情略顯尷尬,有點手足無措。

    向缺剛才攔了他一把,李敬這才沒有為博紅顏一笑而傻乎乎的沖上去,要不然現在他的下場,可能就跟擎天道君沒啥區別了。

    李敬挺心悸的,通天教主的名頭都沒好使,估計普陀山的面子,也未必管用。

    向缺看了眼海青那邊,他此時似乎已經進入了收尾的階段,聲勢看起來也沒有先前那般波瀾壯闊了,估計再有一會可能就要落幕了。

    向缺轉過頭,瞇著眼睛看向那逸云仙子,淡淡的說道:“你這膽子不小呢,鼓動人來向我動手,我殺了人之后你卻還不走,這是覺得我不會動你?”

    逸云仙子“咯咯”的笑了兩聲,說道:“那是人家不知道你是誰嘛,知道了,那哪還敢???哎呀,你好嚇人的呢,再說了……你舍得殺了奴婢么?”

    “嘶!”向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妖女是真會啊,剛才自稱還是奴家,人家的,現在竟然變成奴婢了!

    這是玩女仆的節奏了?

    向缺平靜的說道:“你那一套用在這些傻小子的身上能管用,用在我這,你就起不到啥作用了,在我看來你不過就是一副紅粉骷髏罷了,別把自己看的好像眾生都可迷惑一樣?!?/p>

    逸云仙子咬了咬嘴唇,眼神幽怨的說道:“那你要試試,看奴婢能否迷惑得了你呢?”

    向缺斜了著眼睛說道:“我奉勸你一句,最好別在我這里玩火,你現在既然已經知道我是誰了,那就應該明白我有地藏王菩薩的化身,你覺得自己連菩薩都能迷惑得了么!”

    “可奴婢真的很想試試啊……”

    向缺似笑非笑的說道:“你過來??!”

    李敬在旁邊看得是目瞪狗呆了,這兩個人是在那談笑風生么,一個想要主動去招惹仙界最負盛名的煞神,另外一個卻還想試一下自己會不會落盡迷惑陷阱里,都瘋了吧。

    逸云仙子悄然飛來,當她臨近向缺之后,忽然之間從她的身上就起了一層淡淡的紅色迷霧。

    這紅,看起來很是妖艷,讓人看一眼就仿佛要掉進去似的。

    迷霧將向缺和逸云仙子整個都給包裹在了里面,而在外界的話,李敬大圣的修為,雙眼竟然都無法看穿這迷霧,完全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

    “我怎么沒有這個待遇呢……”李敬嘆了口氣說道。

    于此同時,當那紅色的迷霧籠罩過來的時候,向缺幾乎瞬間就辨別出這應該是紅鸞幻境一類的神通。

    向缺的眼前忽然一花,那紅鸞迷霧似乎消逝了,面前出現了一座金碧恢弘的大殿,整個大殿中都飄蕩著緩緩落下的花瓣,然后若隱若現的出現了一些模糊的身影。

    同時,在向缺的耳邊則響起了斷斷續續的仙音,隨著仙音逐漸響起,動靜也變得清晰了起來。

    這仙樂聽得人心潮澎湃,禁不住的躁動起來,隨即向缺就看見大殿里,花落下的那些身影也露出了真身。

    那竟然是七個絕色的女子,正在隨著仙樂翩翩起舞,她們的身上籠罩著淡淡的薄紗,若隱若現,白花花的。

    向缺瞇了下眼睛,領舞的那人正是逸云仙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