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54章 都說男人靠不住

    &&&&第54章&都說男人靠不住&&&&&&&&&&新年很快就到來了,京都的新年除了皇宮外其余地方還是像以往一樣熱鬧非凡的,而皇宮內新年過的就顯得有些冷清了。&&&&&&&&&&皇帝司新宇更是因為身體不適,在新年宴會上匆匆露了一面就回去歇著了,剩下的自然由皇后和太子兩人主持。&&&&&&&&&&皇后何媛依自打司新宇離開后氣場全開,完全壓過了一旁的司墨,而司墨卻也不甚在意,兀自在一旁喝著酒,若是有人上前敬酒便笑呵呵的回一杯,若是沒人便獨自吃著佳肴,在旁人看來仿佛是個落寞的皇子般。&&&&&&&&&&“四哥,怎么獨自在這飲酒,”五皇子司青拎著酒壺順勢坐到了司墨的身邊繼續道:“父皇看好的是你,你應該強勢一點才是,免得無端被那女人搶了風頭?!?/p>

    &&&&司墨看了一眼上座侃侃而談的何媛依,嘴角露出一絲淡笑來:“事情已成定局,就是擁有了再大的風頭也是沒用的,還不如自己落個清凈?!?/p>

    &&&&看著司墨胸有成竹的模樣,司青不由得好心提醒道:“莫要掉以輕心了,三哥今年雖然沒能回來過年,可是我聽說皇后娘娘沒少派人往那送東西,”說著又往司墨的身邊湊了湊道:“剛剛在那和人談的可都是三哥的事情,這不明擺著不將你放在眼里?!?/p>

    &&&&司墨冷笑一聲:“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了,我早就已經看開了,”說著和司青碰了個杯道:“好了,你也下去和那些大臣多聊聊天吧,總不能讓她一人搶了風頭不是?!?/p>

    &&&&司青一聽連忙點點頭:“四哥放心,我一定幫你扳回局面!”

    &&&&司墨淡淡的看著司青的背影,只見他很快就和一眾大臣聊到了一塊,推杯換盞有說有笑的,至于說的什么司墨已經不屑于去了解了。&&&&&&&&&&這是來到這個時代的第三個新年,前兩個新年司墨都是和楚蕓一起度過的,兩人自打來到這個時代就沒有分開過,可是如今卻已經分開四個月十九天了,在這樣熱鬧氛圍的烘托下,司墨發覺自己越發的想念楚蕓了,也不知道她一人在黃泗村過的可好,新年又是如何度過的呢?&&&&&&&&&&事實上司墨完全是多慮了,因為今年楚蕓過的特別的開心,劉府喜添龍鳳胎,周清婉也已經順利的出了月子,甚至連肚子上難看的傷疤也一并消失了,如今肌膚嫩的猶如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一般,加上楚蕓如今懷孕也已快五個月,劉府整個都籠罩在喜氣洋洋的氣氛中。&&&&&&&&&&在過年的前兩天,劉縣令還特地派人去將黃泗村的巧阿婆接了過來,就這樣算上尚在襁褓中的小人兒,一共六口人一起快快樂樂的吃了一頓難忘的年夜飯。&&&&&&&&&&酒過三巡,劉暢就有些醉醺醺的了,看著襁褓中的一雙兒女,再看看旁邊嬌艷如花的妻子,劉暢心里就有種說不出的暢快來。&&&&&&&&&&看到一旁笑語嫣然的楚蕓,劉暢二話沒說端起酒杯就對著楚蕓道:“蕓兒,你們一家對于我有著莫大的恩情,先是你父母救了我們夫妻兩個,如今你又救了我的妻兒女,好聽的話你劉叔叔我也不大會說,但是以后但凡有用的上你劉叔叔的,你盡管開口,劉叔叔我就算拼了這條命都給你辦妥了!”

    &&&&楚蕓本還愣了一下,但聽到最后又瞧著劉暢如今的姿態便知道劉暢已經醉了,便端起一旁的小碗笑著道:“好,我記下了!”

    &&&&劉暢聽了滿意的點點頭一個仰頭就將碗里的酒都喝了下去。&&&&&&&&&&周清婉看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楚蕓和巧阿婆一眼,隨后小聲道:“這人酒量不好,別理他!”

    &&&&說著吩咐一旁的小廝打算將劉暢攙扶下去先醒酒隨后伺候睡覺。&&&&&&&&&&然而,劉暢卻是死活都不肯下去,一個勁兒的說著自己沒醉,非要留下來和大家一起守歲。&&&&&&&&&&怕劉暢聲音太大吵醒了一雙兒女,周清婉也只能嘆口氣讓小廝放開了他,劉暢得了自由看了一眼周清婉后就安安分分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酒也不喝了,飯也不吃了,就這么愣愣的看著周清婉。&&&&&&&&&&周清婉被他盯的實在受不住了,回頭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要做什么?”

    &&&&劉暢往周清婉的身邊湊了湊:“老婆,我喜歡你?!?/p>

    &&&&周清婉一聽頓時鬧了個大紅臉,看著楚蕓和巧阿婆揶揄的眼神,周清婉連忙推了推劉暢道:“這么多人看著呢,正經點,好好吃飯去!”

    &&&&劉暢看到周清婉嬌羞的樣子頓時就笑了,借著酒勁瞬間就將憋在肚子里的話一股腦的都表達了出來:“老婆,我是認真的,你之前還問我到底喜歡肚子里的孩子還是喜歡你,以前我總是想不明白,覺得你們都是一樣的重要,可是直到那日你生產,看到你肚子上那么大一個口子,看到你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覺得我的世界都要坍塌了,沒想到生小孩是這么恐怖的一件事,我當時后悔的腸子都青了,恨不得小孩都不要了,我只要你能安安穩穩的醒過來?!?/p>

    &&&&說到最后竟是有些哽咽起來。&&&&&&&&&&周清婉也被感動的不輕,眼淚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轉,巧阿婆輕輕碰了碰楚蕓,眼神示意的看了看屋外,楚蕓了然的點點頭,兩人放了碗筷,順帶著將一屋子伺候的下人都喚了出去,將空間獨自留給了他們夫妻兩人。&&&&&&&&&&“聽說你是把周清婉的腹部剖開將孩子取出來的?”

    &&&&巧阿婆揣著手一邊走一邊問道。&&&&&&&&&&楚蕓輕輕點了點頭:“師父您的書房內不是收錄了一本奇醫雜談,上面有一事例就記載了剖腹取子的例子,當時情況過于緊急,若是再不讓孩子出來的話,可能就會一尸三命,所以才會想著試一試?!?/p>

    &&&&巧阿婆回憶了半晌才緩緩道:“年紀輕有年紀輕的好處,敢于作為,我記得那是一個仵作的記錄,產婦本身已經死了,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卻沒死,所以才有剖腹取子一說?!?/p>

    &&&&楚蕓繼續點了點頭:“有時候有些事情不去試一試永遠不知道它是可以的,何況當時的情況沒有太多時間猶豫了?!?/p>

    &&&&巧阿婆贊賞的點點頭:“看來你在學醫這一方面竟是比我還厲害些,難怪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就有了‘楚神醫’一說?!?/p>

    &&&&楚蕓被說的有些臉紅,其實這名頭主要還是歸功于空間內的瀑布水,楚蕓覺得這水真是名不虛傳,被稱之為‘神仙水’還真是太對了,此番周清婉腹部的傷口,若不是這神仙水起了大半的作用,怕是周清婉還要多受點苦呢,傷口感染稍有不慎最是容易反復了。&&&&&&&&&&月上柳梢,已經夜深了,巧阿婆年紀大了,抵擋不住困意早早的就回房歇息了,唯有楚蕓一人坐在庭院里看著天上殘缺的月亮,心里不由自主的開始思念起司墨來。&&&&&&&&&&月光皎潔,鋪撒下來將地上堆積的雪照射的恍若白晝一般,楚蕓獨自蓋著披風躺在搖椅上,晃晃悠悠的思念著異世界的家人們,也在幻想著司墨有朝一日能盡快的回到自己身邊,兩人帶著孩子安安穩穩的過日子。&&&&&&&&&&“砰啪!”

    &&&&新年的爆竹驚醒了楚蕓,原來不知不覺中竟是就這樣睡了過去,好在披風足夠暖和,讓楚蕓并沒有感覺到寒冷。&&&&&&&&&&“新年新氣象,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

    &&&&楚蕓站起身,緩緩的深呼吸了一口,隨后將披風穿上就準備回屋睡覺了,今天開始就是又一年的新起點了!&&&&&&&&&&大年初一,楚蕓起床洗漱后就先跑巧阿婆的院子里去拜年了,巧阿婆一早就猜到楚蕓會來,將早早準備好的兩個大紅包遞了過去:&&&&&&&&&&“就知道你起床后第一個就是往我這跑,好在我紅包一早就準備好了!”

    &&&&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