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一百六十一章 激蕩!【第一更!】

    &&&&陳一平收到信件的時候。

    &&&&與此同時。

    &&&&魔都武大。

    &&&&卜詠梅也喜滋滋的從毛曉佳手上接過一個信封,然后當面就拆開,一下子就看到里面的匯款單跟款項明細——

    &&&&“三萬塊!”

    &&&&卜詠梅一時驚喜,這比她前面計算的多了整整一萬塊。再看款項明細,頓時就清楚:“陳一平上榜,兩萬塊稿費。余獨醒、苗聰進入五百名備選名單,每人五千稿費?!?/p>

    &&&&“備選也有稿費?”

    &&&&卜詠梅心中滾燙。

    &&&&去年年底那一趟哀牢山福地真是去對了!

    &&&&不僅跟著陳一平賺了大錢,撈回幾十萬,又在禹皇雜志社賺了一筆稿費。

    &&&&這還只是第一筆。

    &&&&后續陳一平,或者苗聰、余獨醒繼續上班,她還能持續收到錢。雖說那時候會低一點,但勝在細水長流。

    &&&&不算少!

    &&&&卜詠梅很滿足!

    &&&&“沒見識!”

    &&&&“這點稿費算什么?”

    &&&&“你猜猜《新星榜》上面那一百個人的總獎金有多少?!?/p>

    &&&&毛曉佳看著卜詠梅一陣笑。

    &&&&“上榜的也有獎金?”

    &&&&卜詠梅一愣,緊接著又試探問:“多少?兩百萬?”

    &&&&兩百萬,一百個人分,每人也能分不少了。

    &&&&而且《新星榜》一年四期呢,應該不會太高。

    &&&&“呵!”

    &&&&“兩百萬?”

    &&&&“《新星榜》第一名獎金就有五百萬!兩百萬談個錘子!”

    &&&&毛曉佳沖卜詠梅伸出五個指頭,搖了搖,在卜詠梅兩個圓滾滾的眼珠子的注視下又繼續道:“《新星榜》總獎金2500萬!而且是一期?!?/p>

    &&&&“一期2500萬!”

    &&&&“一年四期就是一個億!”

    &&&&卜詠梅喘了口氣,又是嫉妒又是羨慕:“宗師真有錢!”

    &&&&她現在算是徹底明白禹姜宗師在開篇的那句‘我是宗師,有的是錢’的力度。

    &&&&當真半點不虛!

    &&&&卜詠梅簡直難以想象一個億是多少錢。

    &&&&一個億且不論。

    &&&&《新星榜》第一名的將近足有五百萬!

    &&&&三個月一期,拿那個項婓來說,她才21歲,只要不突破,甚至能在榜首再待4年,這樣算下來——

    &&&&“嘶!”

    &&&&“六千萬?!”

    &&&&“四年能賺六千萬!這么多??!”

    &&&&卜詠梅一下子就哽住了。

    &&&&再看她手上三萬塊的匯款單,一時沒了滋味。

    &&&&“所以??!”

    &&&&“加把勁!”

    &&&&“你要是能登上《新星榜》,這點稿費算什么?”

    &&&&毛曉佳將手中《禹皇雜志》在卜詠梅眼前晃了晃,言語極具誘惑。

    &&&&“艸!”

    &&&&“干了!”

    &&&&“我要上榜!”

    &&&&卜詠梅一發狠,也要上榜!

    &&&&但就跟陳小安一樣,真正上榜不知要猴年馬月。

    &&&&遠得很!

    &&&&……

    &&&&京城,某處。

    &&&&余獨醒翻看著新鮮出爐的《禹皇雜志》,看到《新星榜》第九十一名陳一平,忍不住嘖嘖稱嘆:“居然才修行不到兩年!成長太快!”

    &&&&不到兩年!

    &&&&力斬資深!

    &&&&余獨醒原先自問除了感知力方面,其他都不輸陳一平。但現在再看,到底還是小瞧了他。

    &&&&然后再看《新星榜》上其他人,一個個都有實實在在的戰績,都是實實在在的強大。

    &&&&“我還差得遠!”

    &&&&“待在偵緝部中,機會還是太少!”

    &&&&“得下福地!”

    &&&&余獨醒合上雜志,定下覺醒。當即就推門走出,直奔領導家中。

    &&&&他需要更多的自主權!需要更多的磨礪!

    &&&&……

    &&&&安陽城。

    &&&&葉集區。

    &&&&世茂翡翠首府。

    &&&&郎小慶正在一樓院子里練功,他很刻苦,在傷勢恢復后,哪怕是過年期間每天修行也從沒停過,不斷熟練技法、打熬氣血。

    &&&&這一日。

    &&&&一大早。

    &&&&大伯郎先明大步走過來:“小慶先停一下?!?/p>

    &&&&郎先明叫停郎小慶,然后將手上《禹皇雜志》遞過去,直接問:“你看下這個陳一平是不是你在非統局里面那個領導?!?/p>

    &&&&“禹皇雜志?”

    &&&&郎小慶有些愣神,他第一時間就想起來當時在大川嶺遇到的那個神秘高手,再一想:“今天居然都25號了!”

    &&&&他練武投入,也忘了時間。

    &&&&郎小慶拿著《禹皇雜志》看了一會兒,然后抬起頭,沖郎先明點頭道:“是隊長?!?/p>

    &&&&回完郎先明,郎小慶再去從頭看《禹皇雜志》,一時入神。

    &&&&“禹姜宗師?!?/p>

    &&&&“《新星榜》?!?/p>

    &&&&郎小慶抿抿嘴,被勾起興趣,心里癢癢的。

    &&&&“厲害??!”

    &&&&“你這個隊長很厲害!修煉不到兩年,就登上這個《新星榜》,上面連禹宗師都夸他‘未來可期’?!?/p>

    &&&&郎先明自己沒習武,但是對各路消息,特別是武道方面的消息很重視,各種報紙、雜志都有看。今天一早就看到各大報刊、書店都在推這本《禹皇雜志》,買來一看才知道里面是真家伙。

    &&&&又看到里面有‘熟人’,當即就給郎小慶帶過來。

    &&&&“是厲害?!?/p>

    &&&&“隊長修煉刻苦,天賦也好,我們小隊的苗聰也算厲害,但比起隊長還是差得多?!?/p>

    &&&&郎小慶挺敬佩的。

    &&&&“你們隊長賺錢厲害,花錢也兇?!?/p>

    &&&&郎先明手上拿著一張存折遞給郎小慶,“家里現在不缺錢,你以后在外面賺錢不用都省著都帶回來,自己修行也抓緊,我看你天份不比你們隊長差。認真修煉,說不定我們郎家也能出一位宗師呢!要是能看到那一天,我郎先明死而無憾!”

    &&&&這一次回來,郎小慶身上多了不少傷,可見是吃了苦的。又帶回來15萬,自己沒留多少全給家里。

    &&&&家里哪里用得了這么多。

    &&&&“這里面十萬塊,你拿去修煉?!?/p>

    &&&&“家里有五萬塊夠用了?!?/p>

    &&&&郎先明算了賬,將家里要用錢跟即將要用錢的地方都算了算,留下五萬綽綽有余,另外十萬塊就給郎小慶修煉用。

    &&&&“好好修煉!”

    &&&&“家里不用擔心!”

    &&&&將《禹皇雜志》跟存折留下,郎先明就又轉身離去,他還得打聽打聽《禹皇雜志》跟《新星榜》到底是什么來歷,后面是不是隱藏著什么國家政策。

    &&&&院中。

    &&&&郎小慶拿著存折,目送大伯離去。再翻看《禹皇雜志》,然后站在院里想著心思。

    &&&&……

    &&&&安慶城,時公館。

    &&&&苗聰正在專注練槍,幾個師兄也在一旁。

    &&&&他去年年底回來,跑來時公館拜訪時典大師,一番考較后,得益于‘梅開二度’,終于被時典大師破格提前收入門下,成為時公館正式弟子。

    &&&&年底、年初這段時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