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158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沃土平原又恢復了熟悉的晴空烈日, 修士們卻無法立即從黑暗中抽離出來。

    修至金丹,大家早已不是初入仙門時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裴飛塵能看出來的東西, 自然也有旁的修士能看明白。

    “剛才……莫非是郝嫻的元嬰天象?”

    驚蟄隱藏在人群中, 聞言不由翹起了嘴角。

    “我就知道,快要藏不住了, 用不了多久, 她就會知道, 他們也會知道?!?/p>

    說罷, 他腳下一動,便要隱匿身形離開此處, 卻忽聽旁邊的修士道。

    “那話說回來, 《一個神秘的宗門》, 究竟是怎么爬上第四的?”

    “咱倆剛才聊什么來著?哦對了!……誒~”

    另一修士隔著好幾個腦袋, 沖周林喊。

    “你倒是說啊, 你們宗門到底如何獲得的這些積分?”

    驚蟄腳下一頓, 拉住那兩人問。

    “你們竟然還只關注著比賽積分?”

    兩人像看神經病似的看了驚蟄一眼。

    “我們不關心積分,關心什么?馬上可要合宗了!”

    驚蟄急道:“那天象!剛才的天象你們都無所謂嗎?!”

    “剛才什么天象?”

    二人對視一眼, 又恍然大悟:“哦, 你是說郝嫻進階的天象吧!”

    “誒?是什么天象來著?”

    他倆皺眉想了想,又搖了搖頭。

    “算了, 總歸不是奇珍異獸,就是山河湖海什么的, 無所謂,跟我們又沒關系?!?/p>

    被兩人扯開的驚蟄怔怔愣在原地。

    許久, 才再次仰頭望天。

    呵。

    天道, 不公!

    ………………

    也許除了驚蟄, 再沒有人還記得這場奇怪的元嬰天象。

    包括郝嫻本人,畢竟在洞里的她,甚至連看都沒來得及看全,甚至都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天象。

    深坑之下,災星郝嫻正準備嘗試第二次逃生。

    雷靈根雖說是能吸收天雷,但容量總歸有限,超負荷一樣會炸,更別說郝嫻還是個假的。

    昨天晚上,她差點被接連不斷的雷球直接砸進地心,莫說金丹元嬰都還是肉體凡胎,便真是鐵打的真仙,也未必能扛住這么折騰。

    為了保命,郝嫻不得不持續運轉功法療傷,一邊被砸,一邊療傷,身體在奄奄一息與重煥新生中反復橫跳,想活活不了,想死也死不痛快,恐怕下地獄都沒這么痛苦。

    直到靈氣耗盡,又掏空了身上所有靈石,這場幾乎無休止的痛苦災難才總算結束。

    然后郝嫻就發現,自己出不去了。

    說來沃土這地方真是奇怪,地面上靈氣稀薄也就算了,地底下更真是一點點靈氣都沒有。

    饒她練了這么多年的跑酷,卻也沒練出來不用靈氣就能飛的輕功,在舉頭都望不見明月的深坑里,低頭可真是思故鄉。

    郝嫻氣到跺腳。

    “有沒有天理??!誰見過有人誰進階元嬰了,反倒直接把自己埋了的??!”

    關鍵時刻,靠不住的系統又消失了。

    郝嫻沒掛可開,只能用笨辦法,學著壁虎的模樣,自己貼著幾乎筆直的坑壁往洞一點點外面爬。

    與天斗了一晚上,郝嫻渾身上下早筋疲力竭,怕上去兩步、又滑下去三步,氣喘的比狗都厲害。

    花了一早晨功夫,好不容易爬到坑口,卻沒想剛伸出一只手,天黑了。

    更倒霉的還在后面,緊接著頭頂一道霹靂,白光差點砍到手上,嚇得她手一軟,又直直掉了下去。

    郝嫻連掙扎都沒來得及,就重重跌在洞底,到底是元嬰

    修士了,身上不覺得疼,可是她的心情就像身下蕩起的土,萬念俱灰。

    累了,毀滅吧。

    “嗷——哇——”

    “嗯?”

    郝嫻還以為是自己哭出了聲,側耳細聽,哭聲卻還在繼續。

    難道這里面有別人?有其他的出口?

    郝嫻心中忽的生出希望,不由坐起身子四顧。

    聲音很陌生,有點尖,還有點奶聲奶氣的。

    “誰?”

    饕餮本來意外被個小人修契約就憋了一肚子火,醒來就哭嚎自己倒霉,現在見她找來找去,眼睛就是不往自己身上落,簡直是赤·裸·裸的無視,更是怒火中燒。

    當即直接站直身體,揮舞著小短腿便要給郝嫻舞一個《第八套廣播體操》。

    郝嫻見他撲的歡騰,一只手掐住狗脖子,擋著他別往自己臉上撓,一手摸上他的后背,輕輕拍打安撫。

    “乖,麻麻沒事,不怕不怕哦~”

    “我p……”

    饕餮一聲‘呸’都要罵出口了,忽然腦子里響起一道聲音。

    “她現在可是你的主人,你們簽訂了血契,只要彼此身體里還剩一滴血,你都不能違抗她的命令,你想,若她知道你是饕餮,你會如何?”

    饕餮四肢一僵,毛都炸起來了,此時方才懂得怕。

    對啊,契約一旦達成,便無法更改,且自己本是天地初開便存在之物,契約更是蘊含上古本源之力,郝嫻便是死了,只要身體里還有血,自己就還會受她所控。

    饕餮一陣天旋地轉,頭重腳輕,恨不得時空倒流剁了那雙惹禍的爪子。

    這回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己把自己坑慘了!

    頂著后背上郝嫻的手,饕餮飛速思考今后的獸生。

    他的名聲在滄瀾有多臭,饕餮比誰都清楚,哪怕過了幾萬年,自己還是教科書上那個‘四害之一’,就算郝嫻無心殺他,還肯幫他瞞下身世,恐怕也不會再對他如現在這般言聽計從。

    而且郝嫻一沒錢了就要做毛氈,如果她不再將自己視作神明精心伺候,自己這身毛,就得變成她的材料庫!

    再者,當郝嫻知道,她擁有了一個如自己這般強大的上古兇獸,她會做什么?

    饕餮仔細想了想,若讓他殺人尋寶,他倒是沒什么費勁的,但以他對郝嫻的了解,恐怕郝嫻最想跟他親親貼貼,再把他扮成個粉耳朵的丑娃娃……

    哎呀!

    想到粉耳朵粉裙子,舉著爪子做‘拜拜’的自己,饕餮惡心的抖落一身雞皮疙瘩。

    那還不如直接讓它去死!

    經過飛快而復雜的深思熟慮,為了守護兇獸的尊嚴,饕餮決定智取。

    “我!”

    他四條腿猛地抱住郝嫻,耳朵軟軟的垂在兩側,一雙大圓眼珠上覆著一層薄薄的霧氣,頭頂的光照下來,折射出一顆顆亮晶晶的小星星,顯得格外單純無辜。

    小鼻子一抽,饕餮望著郝嫻,一個‘呸’字就變成了‘不’:“我不怕!小嫻嫻,你先走,不用管我!”

    郝嫻手一頓,看著咩咩嘴巴幾番張合,眼睛也越瞪越大,直到他又說完一便,才猛地舉起饕餮驚訝的扭來扭去。

    “哎呀,你會說話啦!”

    她這才想起來,自己進階時咩咩好像是有出現在自己的神府。

    內視一觀,神府內果真多出了一個拳頭大的印記。

    “誒?這是……饕餮?”

    滄瀾的饕餮,就像藍星的龍鳳似的,雖然沒人見過實物,卻都聽過傳說,見過圖樣,別說郝嫻是個被迫博覽群書的學霸,便是合歡鎮上天天聽故事話本的凡人,都沒有認不出來的道理。

    她這一聲‘饕餮’,饕餮

    嚇得心臟都快停跳了,倒霉催的,原來生效的不止有血誓,還有烙印,合著自己剛才都白演了。

    算了!愛誰誰吧!

    小爺我破怪破摔,大不了魚死網破,咱們……

    “哎呀,你這小東西也是夠倒霉的?!?/p>

    饕餮正要身體力行表示自己寧死不屈,卻聽郝嫻又道。

    “人家別的妖獸繼承先祖血脈,好歹都有幾分神通,可你,就繼承了饕餮的能吃,別的半點沒蹭著?!?/p>

    郝嫻把饕餮抱在懷里,嘆氣。

    “哎,你還真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3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