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關系人

    <

    王嶼連忙順著聲音快跑了兩步,成功摸到貌燦身邊之后,突然看到看見他孤身一人,正死死的將一個黑影摁在地上。

    看到王嶼來了,貌燦沖他點點頭,“這小子狡猾的就像條泥鰍。差一點就讓他跑了?!?/p>

    聽他說完,王嶼才看到倒在一邊的兩輛摩托車。

    “你從哪里找到這人的?”

    貌燦回答道:“邊走邊說,這摩托車先就近存放一下,回頭再來騎吧?!?/p>

    這個問題倒是好解決。

    王嶼敲響了山娃家的門,跟山娃兩個將兩輛車暫時寄存在他家院子里之后,王嶼這才跟貌燦押解著那個人影往礦坑走去。

    趁著光線相對明亮,王嶼看到被貌燦押解在手的應該也就是一個也就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

    頭發有些長,這會兒正喪氣的低垂著腦袋,遮擋住了臉,讓人看不清楚面容。

    一邊往回走,貌燦一邊說道:“白天的時候我回來補覺,留了個兄弟在來老礦工家附近盯著,傍晚我醒了之后就去替換他。結果今晚就看到這家伙鬼鬼祟祟的接近老礦工家的院子?!?/p>

    說完,看王嶼似乎沒有理解這里面的意思,便又補充道:“事發突然,老礦工走的匆忙,只怕是很難在短時間內安頓好家里的一切。他家里就一個上了年紀的老父親。他自己目標太大,肯定會找跟自己相熟的人上門?!?/p>

    王嶼看著面前一言不發的年輕男人,問道:“也有可能是跟這件事毫無關系的人吧?也不能因為這個就斷定他一定……”

    話沒說完,貌燦就搖頭,“要不是心里有鬼,大白天的時候多少事做不完,非要等到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的去辦這樣的好人好事?而且看到我出現的時候,那模樣就跟見了鬼一個德行。這要是說他心里沒鬼,可能他自己都不信?!?/p>

    貌燦本來也只是抱著試探的心思,哪怕是真的撞見進這家門的人,誰也不能就百分百確定對方一定是同伙。

    但是這人自己的心理素質不行,看到貌燦就跟耗子見了貓一樣。

    要是這樣貌燦還不知道這人心里有鬼,那才真是見鬼。

    聽完貌燦跟王嶼的對話,年輕男人的頭垂得更低了。

    看樣子應該是聽得懂國語。

    這會兒可能心里相當的懊悔吧。

    但是貌燦已經不可能給他后悔的機會,所以現在不管想什么都為時已晚。

    往回走的路上,路過那排供中間商居住的平屋,貌燦停住了腳步。

    “礦場上只有隔音不怎么好的板房,不如在這里先問問他究竟是什么情況?!泵矤N說道。

    王嶼點點頭,反正今天中間商們全都走了,這會兒這排平屋也是空置的。

    貌燦搡著年輕男人進了其中一間。

    “你是個聰明人,事情已經這樣,做聰明人該做的選擇。說說吧?!?/p>

    貌燦好整以暇的開口說道。

    但是年輕男人顯然并不準備按照貌燦說的去做,一副完全聽不懂貌燦在說什么的模樣。

    貌燦也不著急戳穿他,臉上甚至還掛上了一抹微笑。

    用驃國話耐心的又重復了一遍剛才的內容,結果年輕男人顯然還是太年輕,這會兒還心存僥幸,以為只要自己咬緊牙關不露絲毫口風,那么面前這兩個人就拿自己沒辦法。

    貌燦先禮后兵,見年輕男人不見棺材不掉淚,頓時也沒有更多的耐心分配給他。

    解下腰間的皮帶,這手上對折之后,發出一聲巨大的破空之聲。

    年輕男人被這尖銳且帶有強烈恐嚇意味的聲音嚇了一跳,還沒緩過神來,就被貌燦一腳踹了過去,

    整個人摔倒在地上之后,驚懼之下,整個人朝著離自己最近的墻角縮進去。

    等到他抬起頭來,看著面前兇神惡煞不復剛才那般柔和的貌燦時,一張臉變得煞白。

    貌燦獰笑著看著他,口中再次說出國語,“我知道你聽得懂,我也知道你現在在想什么。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們還可以有話好好說,要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p>

    一邊說,一邊緩緩逼近縮在墻角的年輕男人。

    年輕男人盡管平常跟在老礦工身后橫行鄉里,但是說到底都是他們欺負別人,什么時候經歷過眼前這種陣仗。

    眼看著貌燦是要跟自己來真的,驚慌失措之下,大叫起來,“你們憑什么這么對我!我什么也沒做,就是受人之托去送點東西,犯法嗎?”

    可能是因為王嶼的表情跟貌燦形成鮮明的對比,所以這會兒他口中吐出一串相對還算流利的國語。

    貌燦微微一笑,很好,就怕對方死不開口。

    只要開口,那就好辦了。

    “我這個人沒什么耐心。別跟我在這里兜圈子。這么理直氣壯,剛才你跑什么!你要是愿意說實話,咱們就好好聊聊。你要是繼續橫,我也不介意跟你好好玩一玩?!?/p>

    王嶼很明白,這種時候,自己絕對不能做出拖后腿的行為。所以一言不發, 轉身走了出去。

    年輕男人原本還把寶押在面前這個面色露出一絲不忍的國人男子身上,這會兒見他轉身走出門去,一副不準備插手的模樣,頓時傻了眼。

    貌燦的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寒意,讓他這種色厲內荏外強中干的人很容易區分對方是不是一個狠人。

    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繼續這樣對立,對方會毫不猶豫的對自己下手。

    然而貌燦的動作比他的思維快,他這邊還沒做出決定,貌燦就已經逼近自己,并高高揚起了手中的皮帶。

    “啊啊啊啊啊,我說我說我什么都說……”

    王嶼站在平屋門口,背對著房間。

    眼前看出去不遠的地方就是也木西們生活居住的地方。

    年輕男人的尖叫聲求饒聲不斷地涌進自己耳朵。

    這會兒,他突然特別想要抽一根香煙。

    摸遍全身,卻一無所獲。

    這才想起自己早就戒煙日久,身上又怎么可能隨身攜帶這東西。

    又過了一會兒之后,王嶼聽到貌燦喊自己的聲音,這才轉身走了回去。

    貌燦好整以暇的斜斜靠在墻邊,看著面前哭得涕淚俱下的年輕男人。

    “早這么明白事理,就不用經受這番磨難了。既然現在想明白了,那現在可以開始說了?!?/p>

    通過年輕男人斷斷續續的描述,王嶼也差不多弄清楚了事情的經過。

    面前這名年輕男人,就是老礦工家人說的本村那個跟老礦工關系還不錯的人。

    貌燦所料不錯,老礦工覺得自身目標太過明顯,所以逃跑之后,又聯系了這名男子,拜托他將去送一筆錢給自己家中老父。

    年輕男人本身也并不寬裕,所以對于老礦工要求,原本是不想摻和的。

    但是老礦工說,只要多給他一天時間,他會想辦法先把這筆錢還給對方。

    想著畢竟之前自己跟在老礦工身后也賺了一些便宜,之前老礦工這樣的收入,在他們當中算是高收入人群,所以在一起時候吃香喝辣基本也都是老礦工請客。

    現如今的風聲,說不定過幾天就會被揭過去。

    要是自己這會兒這點面子都不給對方,以后的好日子就徹底跟自己遠去了。

    思前想后,年輕男人這才最終答應下來。

    結果沒想到,就被貌燦給盯上了。

    他要是早點出手也好,自己就算挨頓打好歹錢還在自己手里。

    可貌燦是等到他送完現金,從老礦工家的院子里出來之后,這才對他實施了圍追堵截。

    饒是他摩托騎得飛快,在貌燦面前也無所遁形。

    最終還是在他自己熟悉的地盤上被貌燦摁倒在地。

    貌燦一下抓住了年輕男人話里面的重點。

    “你是說老礦工跟你說,晚一天會想辦法把錢還給你?”

    年輕男人點點頭,“這筆錢好歹也是我辛苦攢出來的。不還怎么行呢!”

    “也就是說明天?他怎么聯系你的?有沒有聯系方式

    本章未完,請繼續閱讀下一頁!當前 第1頁 / 共2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