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3章 江暖棠邵湛凜邵奕瑾交換

    秦雅薇眼睛一瞇,掏出小鏡子,立馬便看到上面卸妝大半,失去驚艷,露出暗黃皮膚和憔悴面容的臉。

    眾目睽睽下出了這樣的事,無亞于社死,秦雅薇氣得瑟瑟發抖,掄起手對著助理臉就是一巴掌過去。

    “你怎么不早說!”

    “我……”

    助理捂著臉,敢怒不敢言。

    小男孩看不下去,撇撇嘴,語氣涼涼道:

    “大媽你怎么回事?往你臉上潑卸妝水的人是我,你打別人做什么?”

    光鮮亮麗這么多年,秦雅薇何曾被人喊過大媽,當即就變了臉,冰冷的眸光直射過去。

    “你喊誰大媽?”

    “除了你還有誰?”小男孩直言不諱:“臉上的粉抹得比我家墻面還厚,得虧我用的是強力卸妝水,不然還不知道怎么撕下你這層面皮?!?/p>

    “臭小鬼你……”

    秦雅薇氣得掌心都掐破了,指著小男孩對保鏢下令:“愣著做什么,還不快給我抓住他?!?/p>

    小男孩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靈活的身體越過欄桿,踩著其中一個保鏢的肩膀當跳板,隨后沒入人群,泥鰍一樣在人潮中亂竄。

    饒是保鏢的反應再快,再這洶涌的人潮中還是施展不開,只能眼睜睜看著目標消失在視線范圍外。

    “呼……好險!”

    確定對方沒有跟上來,小男孩才停下步伐,躲到一根柱子后長吁口氣。

    隨后摘下帽子和口罩,露出江一晗那張看似人畜無害卻初見鋒芒的帥臉。

    “還好我機智,小腿跑得快”

    江一晗眼中有劫后余生的慶幸和目的達成的得意。

    呼吸平順后,便脫下外套想將其反著穿,避開那些人的耳目。

    就在這時,一件和他身形差不多大小的外套遞到他面前,順著外套看去,江一晗發現站在他面前的是個和他年歲相當的男孩。

    口罩遮著臉,看不清具體面容,那雙顯露在外的眉眼,莫名的讓他感到親切。

    “我看到他們在追你,我的衣服和你換,這樣他們就不會追你了?!?/p>

    男孩說明來意,將外套又往前遞了遞。

    “那不行,他們不追我了,但你就危險了?!?/p>

    將自己的危險轉嫁到別人身上,這種事情江焓做不來。

    “你放心,我爸的車就在門口,和你換好衣服,就回去了?!?/p>

    頓了下,對方又補上一句:“我剛看你和一個小女孩在一起,待會應該還要去找她吧!”

    “沒錯!”江一焓點點頭,相見恨晚的好感讓他沒有隱瞞:“那是我妹妹,叫江一淼?!?/p>

    “那你更該和我換了,不然待會連你妹妹都有危險?!?/p>

    確實,他被追著跑沒事,萬一牽連到媽咪和妹妹,那問題就大了。

    江一焓被說動,從對方手中接過衣服套上。

    “你說得沒錯,我叫江一焓,你叫什么名字?”

    “邵奕瑾,我叫邵奕瑾?!?/p>

    邵奕瑾神情認真,一字一頓說出自己的名字,江一焓雖對他的鄭重其事略感奇怪,卻也沒太在意,信誓旦旦的保證。

    “邵奕瑾,你這個兄弟我認下了?!?/p>

    說著從褲兜里拿出一張便簽紙和袖珍筆,在上面寫了一串數字,連著外套帽子一起交給他。

    “這是我的聯系方式,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幫助的地方,盡管開口。只要我幫得上的地方,必定義不容辭?!?/p>

    “我知道了?!鄙坜辱舆^便簽紙放入口袋,再次催促:“你快走吧!不然他們又要追上來了?!?/p>

    “好?!?/p>

    江一焓不疑有他,和邵奕瑾揮手告別后,便往出口的方向小跑而去。

    心中掛念著和妹妹匯合的他,并沒有注意到,身后的邵奕瑾在他離開后也摘下口罩,露出一張和他一模一樣的臉。

    ……

    跑了一會后,危機解除,江一焓的步伐都輕快了幾分,眼看著奶茶店就在眼前,迫不及待想要和妹妹分享好消息的江一焓加緊步伐,不想被一群西裝革履的墨鏡男攔住去路。

    起初江一焓以為是秦雅薇的人追上來了,卻見為首的墨鏡男上前一步,

    “小少爺,請跟我們回去?!?/p>

    態度恭謹,語氣強硬,嘴里說的亦是江一焓聽不懂的話,江一焓有些發懵,敏銳的感覺到新的危機將他籠罩。

    不覺后退一步,眸光警惕地看向對方。

    “什么小少爺?你們是誰?我不認識你們?!?/p>

    盡管內心驚惶,江一焓的面上還是故作鎮定,墨鏡男卻不在意,面不改色地說:

    “小少爺,請配合我們的工作,不管您和少爺有什么矛盾,他都是您的父親。和他對著干對您并沒有好處?!?/p>

    父親。

    江一晗心念微動。

    這個詞對他來說既新鮮又陌生。

    不過他很快便反應過來,當年秦雅薇給他媽咪找的可是個快要入土的老頭。

    過了這么些年,只怕老頭墳頭草都老高了,怎么可能被人稱作少爺。

    肯定是哪里不對,江一焓不敢掉以輕心,冷著臉否認:“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么。你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喊人了……”

    江一焓口頭警告,說完后轉身撒腿就跑,沒跑兩步就被抓住肩膀,頓感不妙,張口就喊:“救命??!光天化日有人綁架小孩……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