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vt3ld"></var>
    极品白丝尤物自慰溢水_极品粉嫩尤物自慰喷水_极品国产主播粉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第四千一百八十八章 博弈

    .biquge34.,!

    其實方林有這個舉動也不奇怪。

    這一次他算是被張和志“暗算”了一把,卷入到了張和志和王家的爭斗中來,雖然他能夠從中獲得不少的好處,但是其中的弊端也不少。

    尤其是張和志占據了主動的位置,如果他越過了自己,向上面反應情況的話,那么方林現在的位置就坐不穩了。

    等到方林被拿下,張和志還可以推自己的人上來。

    別以為方林不清楚,張和志在自己的手底下安排了哪些人。

    對于這,方林要是沒有怨氣那是不可能的。

    現在暫時觀望也算是給張和志的一種回應。

    畢竟之前在會議上,他已經幫的夠多了。

    ……

    另一邊。

    張和志可是比方林、王云等人更快收到消息,在葉秋通知他之前,其實景虎連就已經把事情告訴了他。

    現在他的眼線正在盯著王云和方林等人的行動。

    不久之前,王云和陳嚴已經出發去花城的消息,已經傳到了他的耳中。以張和志的閱歷,當然看得出來王云他們去花城想要干什么,不過他也沒有太擔心,或者說就算是擔心也沒有用,因為他的身份比較敏感,并不能夠直接插手安

    全系統的事情,只能夠讓景虎連自己去解決,可是現在景虎連實際上已經是被下課了。

    但是那邊有葉秋在,他沒有擔心太多。

    比起這件事情,方林那邊久久沒有動手,反倒是讓他更為在意。

    趙奇說道:“首長,方林看來是還要觀望一下了?!?/p>

    張和志點了點頭,冷笑道:“別人都說這個家伙鐵面無私,可是實際上心里面打的小算盤也很多,估計是心里面有氣,正在向我示威?!?/p>

    趙奇疑惑的說道:“首長,其實我們也可以直接越過方林吧?”

    “你說的不錯,的確可以直接越過他?!?/p>

    張和志緩緩說道:“但是一旦越過他,你覺得方林退位了,上面會讓什么人來繼承他的位置呢?”

    “應該會從那幾位級別稍次的挑吧?!薄板e了?!睆埡椭緭u頭:“你覺得那些老頭不知道我在方林手下的安排嗎?就算是他們不知道,也不可能會讓那些人上位,要不然你覺得,當初沒有任何背景,只

    是中立派的方林是怎么上來的?”

    趙奇瞳孔一縮:“您是說,上面其實在防備你?”張和志啞然一笑:“說是防備有點過,但是我在南方的影響的確很大,這是一種制衡,方林當初上位,就是我和他們共同妥協的結果……但是如果我真的主動動手

    ,讓方林下去了,那么他們可就真的要防備我了,所以絕對會讓其他人空降過來的?!?/p>

    趙奇聽到這頓時無話可說,張和志在南方的影響的確很大了。張和志又說道:“如果空降的話,那么在一段時間內這里的情況會非?;靵y,不要說我,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一時間控制局勢,而在這段時間內,其他人必然會動手

    ,到時候就算是我把王家的棋子都踢出去了,可是其他的勢力又安插進來了,這又有什么意義?”

    趙奇閉上了嘴巴。

    高層之間的博弈,對于他這個當兵的來說太過于復雜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不過想到這里,他開始不得不佩服起葉秋來了,同樣是人,這個家伙怎么比起自己還厲害,而且還能夠輕易的插手到頂峰的博弈當中?

    正想到這,就聽到張和志開口:“把電話給我?!?/p>

    趙奇拿起手機遞給了張和志。

    張和志直接翻到了葉秋的號碼撥了過去,沒有多久電話接通。

    葉秋的聲音傳來:“老張,什么事情?”

    張和志說道:“方林沒有動手?!?/p>

    葉秋現在正在帶著黎黎他們在外面吃夜宵,聽到這話頓時笑了:“不奇怪,這個家伙肯定有怨氣,現在暫時觀望觀望嘛,你也不可能拿他怎么樣對不對?”

    趙奇聽到這也不得不服氣了,沒想到葉秋居然一句話就點中了中心點。

    張和志揉了揉眉心,無奈的說道:“他可以觀望,但是我們等不了太久,王云和陳嚴已經過去花城了,估計半個小時就會到?!?/p>

    葉秋聽到這想了想:“步展鵬背后那位有什么動靜?”

    張和志心中一動:“沒有動靜,那個家伙其實就是根墻頭草,方林不動,他也不可能動。你是想要從其他地方破局?”

    葉秋嘴角一翹:“畢竟現在誰都不著急,著急的就王家和你?!?/p>

    張和志冷哼一聲:“你有什么辦法?”

    葉秋敲了敲眉心:“這次博弈的都是誰?”

    “方林你應該知道,步展鵬背后的是宋城,他是……還有呂文明和丁奇,是王家的棋子,他們的身份是……最后一個家伙叫做馮帆,沒什么用,是主管宣傳的?!?/p>

    葉秋想了想,眼前一亮:“行,我知道了,你等著吧,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狗急跳墻的?!?/p>

    張和志問道:“你準備怎么做?”

    葉秋嘿嘿一笑:“你說到時候全國媒體,比起G省的媒體反應更快,那么會怎么樣?”

    張和志神色動了動,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小子可真夠陰損的?!?/p>

    “我可比不上您,要不是看在您這次動手的目的份上,我說不定不小心就會說漏嘴了,哈哈哈!”

    “你小子是覺得我不敢宰了你?居然敢威脅我?”

    張和志的臉色黑了下來。

    “老張,醒醒吧,就憑你的819部隊還殺不了我,哈哈哈!”

    說完葉秋直接掛斷了電話。張和志的臉更黑了,而旁邊的趙奇臉色也不太好看,因為819部隊就是他帶的,可是葉秋這話說的也沒有錯,就算是他們819全部都上了,也不可能是葉秋的對手

    。

    ……

    另一邊。

    葉秋剛剛放下電話,正準備繼續吃夜宵的時候,又是一陣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黎黎不滿的說道:“讓你吃夜宵,哪里來的那么多事情,還吃不吃了?”葉秋看了一眼號碼,不由得嘆了口氣:“老張的消息看來不準啊,王云居然那么快就到了,算了不吃了,估計步展鵬和景虎連擋不住的?!?/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